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庆嫂欢迎来自远方的好友!

世界有我而美丽,生活有您更精彩,欢迎光临我博园,开心温馨心欢畅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厦门市人、出身复杂:祖辈世代为官,、家父是国民党抗日军官、家父在一九四五年至一九五八年开办厦门市第一家电机厂、富甲一方。文革期间被抄家、家父被批斗、游街、坐牛棚非常惨!非常惨!!!十八岁高中毕业到福州做装卸工、气焊工、车工,装订工、装修、描图、晒图、街道工厂供销、街道居委会主任、区城管………、下海开歺厅等等。苦!苦!苦!累!累!累!拼!拼!拼!搏!博!博!!!现在成了老太婆!!!

网易考拉推荐

时间的守望者——忆桐城陈家古井  

2016-07-10 09:51:34|  分类: 强拆论坛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时间的守望者——忆桐城陈家古井

工作以后,离家多年,故乡桐城渐行渐远,关于桐城的记忆亦日益模糊。家乡城区内大多老街古屋已拆迁,唯有城中六尺巷,古朴典雅的文庙,特别是羊子巷那口古井,默默见证着桐城人宽容博大的情怀,向人诉说着遥远年代的繁华和人世的沧海桑田,延续着这方水土的传承与超越,也延续和滋润着我的童年光阴,犹如一首歌,时常在我的军旅和警营生涯回荡,勾起我美好的回忆。


古井是先祖们用不规则的石头砌成,呈圆筒形,约1米见方,井深三四米,井口长满了青苔。井边的青石板因长年冲刷被磨得光滑发亮,斑驳的青苔仿佛流逝的岁月。清亮的井水倒映着蓝天白云,终年清泉汩汩,承载着邻里的饮水大计。古井其貌不扬,但历史悠久,旁边原来还有棵老石榴树,怒放的红石榴花映衬着井的古朴,远看像一幅美丽的油画。原来的桐城城区由古城墙围绕,每个方向有一座牌楼,城中有条小河穿城而过。奶奶说,古城区像一个千年寿龟,牌楼是头部,环绕的城墙是它的躯体,穿城而过的小河、宰相府和城内宏大的古建筑则是它的五脏六腑。在我看来,在牌楼旁显得深邃、滋润、淡静的我家的那口古井,就像一只守望古城的眸子,深情而邈远,仿佛在演绎古老的乐章,诉说着厚重的历史。




这是一口神奇的古井,记录着历史的平凡与辉煌。母亲在世时常说,用它的水沏成的桐城绿茶十分清香。夏日来临,当南风带来了炎热的气息,这口古井水依旧清凉润心。干旱季节,河流断流,但古井从未干涸,始终汩汩流出甘甜之水,周边近百户人家都赖此生存。每逢酷暑,母亲就会打上井水,在家门口摆上杯子,供路过的师生和行人免费饮用,让人们炎热而来,清凉离去。过客问母亲如此行善的原因,母亲总是淡淡一笑。儿时的我不明白,多年后有了人生阅历才明白,这就是古井的情怀,更是乡邻和睦、不忘根本的写照。到了冬季,古井四周覆盖着皑皑白雪,地面温度已降到零度以下,而井口却始终冒出腾腾热气。将温热的井水倒入盆中,洗瓜果、蔬菜和衣物,一点也不会使人感到刺骨难受。


相传,康熙末年,桐城人张廷玉任吏部左侍郎,面对千疮百孔的朝廷,最初亦无从下手。烦闷的他对着家乡的古井苦思三天,终于茅塞顿开。他先是整治松弛的吏治,后又完善军机制度,终成一代名相。解放初期,南征北战的刘邓大军路过桐城,将士们大瓢畅饮后,纷纷赞扬这口井水的甘甜,之后连战连捷。街坊的老人们还曾绘声绘色讲起严风英喝古井水后,连赞井水甘甜的往事。井水甘甜。喝过它的人有桐城先贤、文人进士、抗日军人、莘莘学子……人们喝着古井水长大,去远征,去出行,去建设。如今,随着时代变迁,城里家家户户早已用上了自来水,古井也完成了它的光荣使命。一口古井史,折射出文都数百年变化的春秋。




古井默默静立在龙眠中路街旁。来自五湖四海去六尺巷旅行的游客们并没有忘记它,时常忍不住停下匆匆的脚步,瞅上一眼,似乎能从中看到曾走过古井的硕学通儒的身影,有的游子甚至想再品一口像乳汁一样甘甜清纯的古井水。2015年,海内书画篆刻大家、祖籍安徽桐城的台湾海峡书法家协会副主席、新加坡艺术协会副主席吴德才与我结伴同游文都桐城,在古井旁驻足良久。返闽后,他欣然命笔,写下“桐城陈家古井”六个大字相赠,示意我刻字留存井旁,以示乡情难忘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啊。        


静立文都街道旁的古井,年年岁岁,生生不息,昭示着一种顽强的生命力,仿佛淳朴的乡情永远萦绕着我生命的长河。梦中的古井水,在我的血管里奔涌,我依稀听到井台边童年嬉戏的笑声,依稀可见乡亲们品尝甘甜井水、小伙伴冲凉的画面。古井啊古井,莫非你今生的静静守候,是换我的一次次深情回眸?我想你是一面镜子,是我生命的根源。你就像宽厚、朴实、慈祥的母亲,从岁月深处走来,驻足在我生命必经的路口。从此,春夏秋冬,伴随着我曲折的人生之路的跋涉和成长,一直走向我梦中的远方。


那条以前我经常走过的青石板街道,已变成了宽阔的水泥路。你守候在街边,以沉寂幽深的心灵轻唤,与川流不息的车流人流构成了文都古城一道靓丽的风景。记得有一年春天,我回到故乡,经过你时,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拄着拐杖,带着一群学生模样的孩子对着你认真教授素描。夕阳下,他们与你俨然融为一体,井在画里,人在画中。古井啊古井,你是疲惫归乡的游子,在岁月的窗口可以重新找回的一个倾诉的角落。




时光向前,故乡日新月异,只有你,不论风雨怎么变幻,依旧无语如昔,好像在等待一个厌倦尘世喧嚣的游子归来。低头看你,一种无声的乡恋油然而生。你的不语,反让游子萌发了深深的眷恋和不舍。就像不论走过多少地方,喝遍天下的水,也忘不了你的甘甜。每次返乡,用井水煮饭,是一如既往的润甜;用井水泡茶,是经久不变的清香……


旭日东升,行人走在街上,一路踏过你身旁。古井啊,我懂得你孤独的守望,那是古城几百年来的甘甜醇香。你也明白我的不舍,血管里流淌不绝的是故乡的甜蜜和温暖。

 

 

 

引文来源  时间的守望者——忆桐城陈家古井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4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